妮啃鸡得慢

(๑•͈ᴗ•͈)❀

早归晚归

非原著,和平设定,脑洞片段文。
鼬佐鼬精神无差,肉体佐鼬(*/ω\*)
努力肉气四溢,但并没考到驾照。

佐助是被雷声惊醒的。

猛地起身才发现自己伏在客厅的矮桌睡着了。
果然以后还是不要接出国任务的好。
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挠了挠翘翘的头发,下意识的呼唤着。

“哥哥。哥哥?”

惺忪的双眼四处环望,才发现四处都是黑漆漆的,只剩路灯的余光将围墙映出个轮廓。

『轰——』

又一声雷鸣从天而降。

盛夏的七月,就算是暴雨也只能带来更难受的闷热。

他想起了什么,急忙向后院跑去,发出一阵咚咚的脚步声。

喂养鲤鱼的池塘让雨声翻了一倍。

旁边的石阶上摆着两盆桔梗,花苞还未完全长开,却也能看出一盆为蓝紫一盆为雪白。

一些雨水绕过廊檐,纷纷打在花身,落进盆里。

佐助连忙将两盆花移到走廊内,并小心的去除多余的水分。
两盆植株似乎也喝的满足,都是饱满鲜嫩的状态。

他不是个有闲心的人,可是兄长却完全相反,空闲时间喜欢逗弄鱼群,摆修花草。

那颗蓝紫色的桔梗就是哥哥专门为他种的,每天看到哥哥精心的伺弄,那样的画面让他觉得无比安心。
于是没多久,他放话要跟哥哥学习,端了一盆据说花瓣是白色的回来,放在了一起。
两个人有时会互相打趣,最后要比比谁种的更好。

修整了一会儿,佐助才放下心来,他想起了当初看到哥哥为他种花,急匆匆跑到山中家的花店,同期的井野告诉了他,桔梗花的花语是。

永恒不变的爱。

他回到客厅,按亮了灯才发现已经九点多了!
哥哥自从换了忍校老师的工作后,每天七点都会准时回家的,难道是忘记带雨伞?

担心哥哥的佐助,以最快的速度在玄关换了鞋,正抓起雨伞准备开门,却听见了门外传来交谈声,平稳柔和的是哥哥,那个痞里痞气的是讨厌的止水!

两个人站在门口的大红伞下,似乎都喝了点酒,脸上的红晕深浅不一,止水搂着鼬的脖子,笑道
“小鼬你也真是的,年纪轻轻的应该多出去玩玩,多参加我们的聚会啊!”

鼬似乎有些为难,只能开口解释
“止水哥说的是,不过那种场合你知道我应付不来,要是碰到学生了也不好…”

“说起这个,小鼬你真打算当老师?还是来暗部跟我搭档吧,曾经五大国最强佣兵团成员的你,去做老师什么的太屈才了。”

“现在不是战争时期,我觉得和平年代更要注重教育才是,而且看着那些崭新的生命,我觉得比战斗更加愉悦。”

“哎哟,你这个人啊,走走走,跟我回家再喝几杯,我好好跟你聊聊!”

“止水哥不用了,已经不早了。”

听了半天的佐助轻轻的将伞放了回去,想到了什么才松开一直皱起的眉头。

双手结印,然后化成一团白烟。

门外的对话还在继续,止水仍然不想放弃,继续劝说道
“反正你回家也是一个人,佐助君任务还没完成吧?”

“额…是,佐助并不在家。”
找不到完美的借口,鼬更是无奈。想起佐助,心中又漫起了忧虑,不知道佐助现在怎么样了…

“所以说啊,你还是听我的…”

止水要说的话被重重的开门声打断。
两人双双回头,却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冒着雨向他们跑来。

大雨犹如断线珍珠,仅是落在地上打出的水花,就足以将伞下人的裤脚晕湿。
十余米的距离,小小佐助的衣服就湿了一半,他小跑过来一头扎进鼬的怀里。

“哥哥!”

手掌快于大脑的反应,罩上了孩子的后脑。
“佐…助?”

怀里的孩子闻声只是把他抱的更紧,一张小脸整个埋进他的衣服里贪婪的吸取他的气味。

身体的感官告诉鼬,怀里的人是真的!
这是二十年前他的小天使!
他的小天使回来了!!!!

三天没有见面了,这是哥哥更换工作以来,他们分开的最长的一次。
佐助把脸埋在哥哥身上,用力的抱着他,暗暗思索。
自己已经是二十多的人了,这种不稳重的行为只有小朋友才会做!
哦,好巧啊,我现在就是五岁的小朋友。
不好意思,会忍术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呢。

不过,哥哥身上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
好像是酒味?

然后,还在发愣的佐助小朋友,就被他哥一只手抱了起来。

哥哥的脸上有点红,果然是喝酒了!
止水这个老不正经想干嘛?!

一旁没搞清楚还情况的止水,只见鼬伸手捏了捏佐助的鼻子,又亲了亲他肉肉的脸蛋,然后笑的一本满足的样子。

瞬身止水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佐助乖乖的配合哥哥的行为,默默的将『喝醉的哥哥更主动』记在了心中的小本本上。

“佐助,约定的时间不是后天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也不提前通知我。”

佐助搂住鼬的脖子,蹭了蹭他的脸,双眼满是迷恋“惊喜吗?哥哥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鼬笑道“有什么不放心的,平时不是你总在说『哥哥是完美的』吗?”
“没错!不过不是不放心这个…”

佐助默默把目光锁定在被忽略很久的止水身上。
“我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家,又会被不知道哪来的猥琐表哥给撩了。”
鼬跟着佐助的目光一齐看向止水,并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反应。
佐助有点害怕哥哥生气了,毕竟他们俩关系还不错的样子,正准备装成犯错的乖宝宝,却听打量了止水半天的鼬开口了

“佐助,止水哥长的并不猥琐…”

而无辜的止水只是捂着脸,气愤的说道“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吧。鼬,带上你的弟弟滚去当老师吧!!!”


目送走了被扎心的止水,兄弟二人才悠悠回到主屋。

两人一大一小排排坐在玄幻,整齐划一的脱去打湿的鞋子。
看着身旁故意幼龄化的弟弟,他想起了小时候弟弟,也是这个年岁,最喜欢软软的扑到自己身上,小脑袋在自己肚子上蹭来蹭去。

永远都忘不了,弟弟抬起头看自己的时候亮晶晶的双眼和红扑扑的脸颊。

“佐助。”

鼬侧过身向佐助张开了双臂。

“哥哥今天真奇怪。”
一边撅着嘴抱怨,一边还是会意的扑到哥哥的肚子上,像小的时候一样,抬头就可以看见笑眯眯的哥哥。

“因为…好久都没见到『佐助』了。”
鼬看见怀里的小朋友,忍不住放任自己进入回忆的浪潮里。

“哥哥…”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体格的变化,现在的佐助已经是比哥哥高壮的男人了。
很久很久没有从这个视角去看哥哥了…

鼬是这样的吗?
一直以来自己心中强大完美的哥哥,也会露出这样茫然脆弱的神情。
鬓边散落的碎发似乎将锋凛的面容柔化。
大而狭长的双眼上,睫毛犹如蝶翼般颤动。
哥哥,原来是这么好看的吗?

想要伸手去触摸的刹那,却被鼬的话打断。

“佐助不要怕,不管发生什么事,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

佐助这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变身术勾起了哥哥不愉快的回忆。

也是这个时候,还是孩子的自己与哥哥,在家接到了父母牺牲在战场的噩耗。

嘭的一声,鼬怀里的孩子不见了,只剩下一股正在消散的白烟。
黑暗中熟悉的身形轮廓,熟悉的肌肉线条,熟悉的强壮胸襟…
是…

对方上前将坐着的人用入怀中,温热的掌心放在对方的脑顶,温柔的安抚。就像悠长的成长岁月中,他对自己做的一样。

“佐助…”
对了…
佐助已经长大了…

佐助低下头攫住了鼬的下巴,望着的他的双眼中蕴满了温柔却又炙热的爱意。
“好不容易我早回,你却晚归。还跑去跟止水喝酒。”
鼻尖轻轻磨蹭,缱绻暧昧。
“现在只想着我好吗?”

对着酒后哥哥红润的嘴唇吻了下去,鼬品尝到熟悉的味道,整个人颤抖了一下,双手将对方搂的更紧。
佐助似乎受到了鼓舞,强势的把舌头探入他的口腔,将他舔了个遍,又吮住他的舌头,与自己的交缠在一起。

对了…就算世界崩塌,我也还有佐助…

炙热柔软的触感让他沉迷不已,吻像解开束缚咒的经文,对佐助的思念与爱意犹如巨浪翻涌而出,淹没了突如其来悲伤。

一吻结束,鼬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佐助。
然后他伸手缓缓扯开了束发的红绳,细碎的长发散落肩头,这样的画面让佐助害羞了起来。

哥哥的举动是一种暗示。
想要他的暗示。

“佐助也只能想着我哦…”

卧室里点着安神的香薰蜡烛,萤萤的烛光将屋内两人赤裸的身躯镀上了一层柔光。
两人叠坐在一团,鼬往后仰起头,一双星眸微闭,红唇半张的喘着气,脸上的神色痛苦又愉悦。
佐助紧紧的环住他的腰,痴迷的看着对方动情的容颜,生怕错过了一点。
两个人的身影重叠着,像两条相偎相依生的藤蔓,彼此纠缠着无法分割。




迷蒙之际,佐助翻身并伸手摸索旁边的人,却不料扑了个空。
一刹那意识回笼,看着指向半夜三点的钟,开启查克拉感知,确认哥哥在厨房,衣服都没穿就跑了过去。
“怎么了?”
鼬见到弟弟也是一愣,不自然的侧过脸“我想喝水,可今天似乎没来得及烧…又不是小孩子了,还不穿衣服。”
“有什么关系?反正只有我们俩。”
佐助上前从背后将鼬抱住,下巴搁在对方的肩膀上。
“狡辩,不要总是靠撒娇蒙混过关。”
“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很喜欢吗?”

鼬一边斗嘴,一边拧来水龙头,意外的一只小鲨鱼从里面钻了出来,和着水流一起在水壶里蹦跶。
鼬一手将小鲨鱼捞了起来,佐助纳闷“这是什么?”
“鬼鲛的通讯兽。”

只见鲨鱼白眼一翻,变成了一张纸条。

佐助扫了一眼,排头写着『相方』二字就让他无法阅读下面的内容。
“那个鲨鱼又找你干什么!都从晓辞职了…”
“佐助,别这么说,鬼鲛对我很好,而且组织里的人都很照顾我的。”
“…╭(╯^╰)╮唔”
“鬼鲛说………无法忍受组织内的虐狗气氛,以及隔壁青玉组夜间噪音骚扰,想来我们家小住,顺便让我帮他物色个对象。”
佐助闻言灵光一闪“不错不错,我们宇智波一族人才辈出,他果然有眼光,我看止水跟他挺合适的!”

“佐助…”






END啦~

算是兄弟俩的恩爱小日常(*/ω\*)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