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啃鸡得慢

(๑•͈ᴗ•͈)❀

【鼬佐鼬?】都是月亮惹得祸

10年入兄弟坑老透明,但是看到尼桑秽土表白之后就弃了,最近才补完火影大结局,顺手看了两集博人传(…我不承认!!!博人传里的佐助是假的!!!!)

看到终结谷之战心疼死佐助! 到最后一直站在你这边的,也只有他一个人。

原著+脑洞设定,团扇兄弟亲(ji)情暧昧向。



第四次忍界大战后,佐助得到了一只轮回眼,失去了一只手。
没有家,没有亲人,变革的计划胎死腹中。

背着一身『罪孽』的他,选择离开村子,开始赎罪之旅。

罪?罪在哪里?
无非是因为你与其他人不同,被排斥的异类自然是有罪的。

他一人开始了自己的旅程,没有终点,没有时限。

路上佐助遇到了几位老熟人,香磷、水月和重吾,鹰小队到齐。
他们想找适合自己生活的地方,结果,一的人旅行短时间内成了锵锵四人行。

夜幕降临,他们行至一片大森林中。

水月嘴里叼着吸管,一边喝水一边跟香磷抬杠,忽然听到他惊呼一声,众人不明所以的看去,只见他指着天上渐露雏形的满月浑身发抖,最爱的水杯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

“香…香磷,那,那个是月亮吗!?” 众人头上出现几条黑线,香磷皱着眉头扶了一下红色的眼镜,然后一拳把他打成了一滩水。

“白痴水月!干嘛大惊小怪的!” 说着还做势要去那滩水上踩几脚,水月大声辩解 “今天是夏至啊夏至!夏至的月夜是百鬼夜行的日子!”
“百鬼夜行?” 佐助似乎对这个话题有些感兴趣。

水月趁机流到他旁边“传说每到这一天,天黑透之后那边的大门就会打开,所有的鬼都会出来,天亮的时候会带上还在人间徘徊的鬼一起离开,说不定还会带走几个倒霉的活人!我小的时候,亲眼见过活人天亮就死了!” 水里伸出双手拽着佐助的裤脚 “佐助…我们折回刚刚的村子吧。” 佐助却想到了什么,只是静静的用轮回眼看着水月。
那目光好像再说,在废话,现在我就可以让你死…

月上中天,燃尽的树枝还带着微微的红光,奔走了一天,大家都有些疲倦,纷纷席地而眠。

佐助右手抱着剑靠坐在一颗大树旁,森林中的寒气降了下来,他了感觉有些凉,想要将自己抱紧些,却摸到了左边的空白。 自嘲的笑一声,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去习惯啊。

寒气升腾,夜雾缭绕,连满月看起来都有些朦胧了。 满月…
上一次静静的欣赏满月是什么时候?

———

『哥哥!今天就睡在外面吧!』
『不行,睡在外面会感冒的佐助。』
『不会的!好不容易家里只有我们两个,我想跟哥哥一起睡在外面!』
『……好吧』
『嘻嘻』
『佐助你看,今天是满月呢。』

———

哥哥……

半梦半醒间,佐助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向他们靠近。

多年的经验锻炼出绝对敏锐的感官,一双眼盯向声源,他不慌不忙的起身,天照已经蓄势待发。

对方走出树荫,月光映出他的面容,佐助的眼神在那一秒涣散了。
他怯怯的又向靠近者窥视,确认之后不悦的侧过脸,口气有些烦躁。
“你来干什么!”
说出口了,似乎又觉得语气太重,忍不住咬着嘴唇掩饰自己的慌张。

对方丝毫没有被他的态度影响,依旧踏着自己的步调向他靠近,黑夜里的月光,让他的模样无所遁形。

深灰的浴衣就像他的性格,看起来冷漠令人不敢接近。 披散的长发却又那么熟悉,让人忍不住想起他的温柔。 他笑了笑,宠溺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只撒娇的猫咪。

“我问你来干什么!宇智波鼬!” 两人只有一步之遥,已经在佐助面前离开过两次的哥哥,鼬,再次出现了。

他没有回应弟弟激烈的情绪,只是上下打量着他,眼神里似乎有一丝丝吃惊。

佐助稍作凝神,才发现披风在起身的时候滑落,残缺的身体露了出来,还有自己的眼睛!鼬走的时候自己还没有轮回眼!
难怪一向淡定的鼬会诧异了,自己现在这样根本就不像『佐助』,反而更像…
更像…
一个怪物…

“怎么,很吃惊吗?是不是已经认不出我是谁了?看见了吗?我的轮回眼。很奇怪吧,明明不是漩涡一族的我,却有了轮回眼!”
没有回应佐助激动的话语,鼬只是上前一步,带着笑意说道
“你又长高了呢,佐助。”

佐助没有想过,自己还有机会像小时候那样,跟恋慕的哥哥并肩而坐,闲话家常。

一瞬间,似乎回到了那时候,那种宁静的安心感。

自己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怒哀乐,总是被他一句话影响…

“所以,你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佐助侧过头,捡起披风装作不经意的盖在断臂之上。
“不是,我想做的事已经完成了。”
佐助似乎有些不悦“对啊,毕竟你已经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了,呵。”
听出了弟弟的言外之意,他侧过脸笑笑。
“嗯,现在佐助已经强大到不需要我来保护了。”

『佐助,不要哭,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

佐助一直紧紧捏着的拳头松开了。

“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你的查克拉。”
终结谷之战,他与鸣人查克拉耗尽,拼了命使出必死的最后一击,在千鸟的哀鸣中他感觉到了熟悉的鼬的查克拉。

鼬笑了笑“佐助输了的话,肯定要不高兴了。”
佐助克制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靠在哥哥的肩膀上。

天空似乎开始下起了雨了,一滴滴在鼬的手上。

“佐助打败了辉夜姬,现在是宇智波一族的骄傲,木叶的英雄了!身为你的哥哥,我非常骄傲哦!所以…”
鼬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别哭,佐助。”

本能是什么,就是没有缘由,不用思考,身体下意识的行为。

比如开心的时候会笑,难过的时候会哭。
看见哥哥的时候会去拥抱。

多久没有这样发泄过自己的情绪了? 人长大的了,学会把自己的脆弱藏起来,因为,自己完全依赖的人已经不在了…

一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背脊,轻轻的哄拍,温柔的力度仿佛怀中抱着的是初生的婴孩。

熟悉的感觉似乎将时空都穿越。 “佐助。” 闻声看去,还是那张住在自己记忆中的脸。
“无论是哭泣的声音还是表情,都跟婴儿时一样。”
“哥…哥哥…” 早就忘记的,在哥哥怀抱着哭泣的感觉…

低温的吻,带着炙热的感情,一下下落在佐助的眼睛上。
佐助惊于兄长方才过于亲密的举动,一下子连哭泣都忘记了。
对方只是用手指温柔的抹去了他脸上的泪痕。

“佐助还是没变,记得吗,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我亲你你就不哭了…啊,佐助可能没有那时候的记忆”
佐助默默无语,内心充斥着强烈的满足感,是谁用一辈子把他放在心尖。

“我打算继承你的意志,栖身黑暗,保护木叶。”
原本以为对方会开心,但哥哥的脸上却没有出现佐助预想的欣慰。

“佐助,那个叫『樱』的女孩很喜欢你吧。”
佐助皱起了眉头,他才发现自己很反感跟哥哥独处时听到别人的名字。
“…够了。”
“我觉得那个女孩儿不错。”
“闭嘴!”
“是适合做佐助妻子的人。”
“宇智波鼬!”

刚刚温馨到旖旎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暴怒的佐助已经揪住了兄长的衣领,静谧的空气中似乎能听到牙齿摩擦的声音。

温热有力的鼻息打在鼬的脸上,在弟弟暴怒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却是。
啊……
好久都没有离佐助这么近了。

“佐助,我没有操控你的意思。所有人都会找一个爱的人结合,你本来应该拥有完整的家…”

与自己不同,佐助是个单纯、聪明又善良的好孩子。
这样的好孩子,却被自己剥夺了原本属于他的最基本的东西。

“鼬。”佐助的手松开衣服,绕到后面掌住了鼬的后脑,强势的与兄长对视。
“看清楚,我已经不是那个跟在你身后的孩子了,我现在比你大,在你挺住脚步的时候,我已经看到很多你没见过的风景。”

面前成熟英俊的脸与记忆中软糯可爱的白团子已经重叠不上了。
佐助真的长大了…

“从来没有私人感情的你,也完全不用为我操心。”
哥哥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管自己做出什么举动,都是选择无奈包容。
正因为如此,自己的情绪也更加强烈。
“我没有必要迎合你们,去跟樱玩什么恋爱游戏。我的心里早就有了深爱的对象。”
对比佐助的鉴定,鼬惊讶的眼神显得格外强烈。

意料之中,却又是意料之外的表情呢哥哥…
不是我的人生尽在你掌握吗?
那么我的心情你怎么能不知道!!

“佐助。”
鼬收拾好表情,露出了如往常一般温柔的笑脸。
动作却相反的强硬,直接将弟弟嵌在怀里。
“你比我更勇敢呢…”

佐助一直憋在心里的那口气终是吐了出来。
这委婉的告白,果然还是懂了。

“可是,我也说过了”鼬的双臂收的更紧一些“我已是已死之人。你不必…”
佐助无理的把头埋在鼬的颈窝,不开心的声音闷闷的
“你刚刚才说不会控制我的!你又要骗我吗?”
面对这样的佐助,鼬有些无措。
“不是的…只是…”

他努力的思考着如何劝服佐助,弹指间眉头便舒展了。

“那就依你的。”

佐助开心的蹭了蹭他的脸,出乎意料的又听到了哥哥更大胆的言论。
“佐助,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的。”
鼬指尖抚上了佐助的眼睛。
“我会跟你一起看看我没见过的风景。”

佐助觉得这一刻自己愉悦的程度就想小时候跟哥哥一起修行一样。
不!更加更加强烈。

“最想看的…”
鼬执起了佐助的手,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冰冷。
“就是佐助当爸爸的样子。”
我哪里还有资格霸占你一辈子。

“切…”
不过毛躁的样子,还是没变。

佐助闭上双眼,更加眷恋的蹭着鼬的脸颊,然后在他耳边轻吐

“一辈子都依着你,这次当然也依着你…”








这一觉大家都睡的很沉,等到艳阳当空,才纷纷被刺眼的眼光弄醒。
水月一醒来就看见佐助靠着树,看着自己的手一脸不爽。
正犹豫要不要开口搭腔,却见佐助起身就走。
“喂!小祖宗去哪啊!?”
“回木叶!!”
“啊?一大早发什么火啊!谁又惹你了?”
“月亮!!”
“啊?…”


end







以上!不知所谓的奇怪脑洞,本来想写鼬佐,可是写着写着似乎有点佐鼬?
没事反正他俩互控,什么体位不重要(*/ω\*)

评论(1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