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啃鸡得慢

(๑•͈ᴗ•͈)❀

山有木兮

↑↑↑题目与内容根本无关(*/ω\*)

西皮是伪启文  真瀚慕。满满的假船戏
【就是一个启文狂虐单身狗的段子✘并不!】
私设如山!
请多多留言😂😂😂
你们根本猜不到我这个文写了半个月👋


长沙城的今天依旧是普通的一天。

街上的行人,叫买的小贩,都跟往常一样。

长沙城的今天也是不一样的一天。

因为张启山张大佛爷的寿宴,就在今天。


今日的张府门庭若市,纵然没有收到宴会的邀请,一大 堆想巴结这位寿星的人,都不会放过这个献殷勤的机 会。

大家聚在外厅里相互寒暄,过了好一会儿门口通报,解九爷来了,齐八爷闻声赶紧去迎了。
"诶,九爷你可来了!"
"八爷?哟,看来还是八爷动作快,看这架势,来了好一阵了?"

齐八爷撇撇嘴"是有半晌了,还不是连个影子都没见着。这会儿俩人还在里面弹琴呢。"
解九爷白了他一眼"你还去偷看人家谈情说爱,你无不无聊?"
"你才无聊呢!我说的是弹琴!手弹的!不信你仔细听听!"
虽然周围人声吵杂,但是仔细听还是能听到断断续续的钢琴声。

是内厅传出的。

黑色的钢琴前身着黑白西装的两人并排而坐。

白色袖口的手先流畅的弹一段,继而黑色袖口的手稍显笨拙的重复一次。

断断续续下来也弹完了一首曲。

"天!这可比使枪下墓难多了!"
笑眯眯的发话者,正是一身黑西装的张启山。言语虽是抱怨,可两个酒窝还是笑的现了形。

身边人见到他如此,也忍不住轻笑起来,不管是嘴角上扬的弧度,还是双眼中透露出的温度,都让人觉得舒服无比,真正应证了温润如玉四个字。

"佛爷这可就谦虚了,您的本事可比这弹钢琴厉害多了。"
少年随意垂着手,一只银质的镯子从雪白的袖口露出。随即被身旁人握住了手,两人腕上的银镯相互碰撞发出了三声响。

这银镯正是张启山家传的宝贝,二响环。

"不!还是志文厉害,纵使长沙城的张大佛爷再厉害,也得看你脸色行事。" 说完还拉着人家的手亲了亲。

苏志文有些受不了他这个样子,羞恼的打开了张启山的手,扭过头 "德行!"

耳边只剩那人宠溺的笑声,然后是越来越近的呼吸声…

"志文…"
迷人的男声在耳廓萦绕。
熟悉的亲吻落在酒窝。

"启山…"
饶是清冷如苏志文,也忍不住沉沦在此刻温馨甜蜜的气氛中。

正欲与爱人亲吻之际,忽然有人推门而入。

"佛爷!开席了,大伙儿都等你呢!" 八爷推门而入就看见两人鼻尖相贴的亲密状,愣了下才后知后觉挡着脸。

"咳咳,佛爷那什么,可以开饭了…" 苏志文噗嗤一声,竟是愣生生对着张启山笑喷了。

张大佛爷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感觉中回过神,苏志文已经推开他,施施然的去了大厅。

"呃…佛爷…我不是故意…"
只见张启山咧开嘴笑的恐怖
"没事,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还你的情。"

张启山一露面就被人团团围住,众人皆是祝福开头,拉关系求情面再后,虽然心中很是烦躁,但很多时候还是用得上这些人,于是还是耐着性子周旋着。

酒过三巡,才有机会抽身出来寻苏志文。
可看了半天还是没有觅得他的踪迹,拉来管家查问,才得知原来人早就喝醉了,给扶到楼上卧房休息。

此时八爷九爷也凑了上来,三人中八爷最是耐不住,开口抱怨 "佛爷,你说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忽然说要办什么寿宴,还搞这么大动静,不像你作风啊。"

解九爷又毫不客气的送了他一个白眼
"佛爷不把事情弄的人尽皆知,别人怎么能放松警惕,让咱们有机可乘?" 张启山赞同的点点头。

"不是,你俩在打什么哑谜啊?那个谁,怎么今天没见副官啊?"
"八爷可知道最近有日本人在长沙城里贩卖鸦片?"
说话间张启山的眼神一直在往上飘。

"啊?"
"城内肯定也有人接应他们,估计…来头应该不小。" 九爷一脸严肃。

"好了,一切等副官回来再说,现在…"
他俩手同时拍了拍八爷九爷的肩膀
"这里交给你们了。"
不等俩人反应,三步并作两步的就上了楼。

推开房门,一身白衣白裤的苏志文,红着双颊晕乎乎的躺在床上。
张启山情不自禁的去触碰他的脸,指尖描绘了他的轮廓。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苏志文就是这睡着的样子,被人丢在了乱葬岗,额头上流着血。

也许是第一面就把自己吸引,所以自己才会鬼使神差的跑去探了探他微弱的气息,然后把他从上海带了回来。

"志文。志文醒醒,我们把衣服脱了再睡。"
张启山原意是想帮他换睡衣,又怕把他弄醒,就想只帮他脱去外套。

结果苏志文还是被吵醒了。

不开心的瘪瘪嘴,睁开桃花眼眨巴眨巴,褐色的双瞳虽然神采涣散,犹如蒙雾。
懵懂清纯的同时,又散发着无限诱惑。

"启山?"揉揉双眼,苏志文动了动身子,半靠着张启山坐在床边。

回了一会儿神,苏志文凑到张启山耳边
"嘿,我有句话忘了跟你说"
恋人的气息柔柔的吹入耳朵,说话间无意碰到耳廓的双唇,让张启山的思绪更加旖旎。

原本只是助力用的手,要开始不规矩的在别人腰后画着圈。

"嗯?"
他记得这人不仅腰细,还有一对可爱的腰窝。

有的时候当他们用特别的姿势,做着亲密的事时,那一对腰窝会害羞的在自己面前扭捏的晃动,每当这种时刻,他会两手掌着对方的腰,弯下腰去细细的舔吻。

害羞的爱人会敏感的全身发颤,口中还会漏出动情之声。

那种感觉当真美妙至极。

"生日快乐。"
说完之后,似乎是觉得不好意思,有些消散的红晕又聚了回来。

"这就完了?"
张启山微微皱眉,两眼散发着委屈,一脸失望的样子。

苏志文原本只想道一声祝福,现下见他这般模样,竟有些心疼与自责,于是问到 "那张大佛爷还想如何?"

"那苏公子最起码,最起码要表示表示自己的诚意吧!" 说完就直接闭上了眼,一副『就等你来亲我』的样子。

苏志文不想此人竟厚脸皮至此,无奈的笑笑,还是乖乖凑了上去。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摸索着用自己的嘴唇去找张启山的嘴唇,犹豫间碰过高挺的鼻梁,还有微凉的鼻尖。
张启山大气不出,也不动,好整以暇地等着他。 

终于找到嘴唇了。

苏志文所有的吻技都是从张启山这里领教的,张启山只要不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动,只能依照着心中激荡的情绪,一下一下地啄吻对方的嘴唇,伸出舌头笨拙地舔吻下嘴唇,头微微侧着,鼻尖碰着鼻尖,有无关情欲的亲昵。

张启山轻笑出声,用气声调侃他:“小孩吃糖呢。”

  苏志文恼羞成怒,咬了他嘴唇一下。 

张启山假装吃痛地抽了一口气,然后擒住了苏志文的嘴唇,撬开他的牙关,深深地亲进去。

亲着亲着就把手从衣服底下伸进去,一只手摸索着往上,捻住乳头,一只手往下,从裤腰里伸进去,一手把住臀肉,肆意地揉捏。

苏志文从亲吻中缓过劲,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在人家手心里了。
什么表示表示自己的诚意!
滚蛋!!

张大佛爷本来还在享受自己的生辰福利,猝不及防就被怀中的小豹子扑倒了。

  "张大佛爷作为九门之首,要有点大将之风吧,不能老是欺负人!" 张启山笑了笑,用眼神示意他继续。

进口的西洋床垫发出了暧昧的嘎吱声。

黑色的西装连同里面的白衬衫皱成一团,一起被扔在床下。

然后局势反转,有着麒麟纹身的男人一颗一颗解开身下人的纽扣,手指不断在对方身上撩拨。

终于,苏志文还是熬不住了。

双臂攀住张启山的脖子,一边舔吻他的耳朵,一边喘息道
"启山…启山,别玩了。快… 快…"

张启山用牙不轻不重的叼着人家的喉结,不算温柔的进入对方,就像捕猎者享受着怀中的猎物。

熟悉的压迫感让苏志文张开嘴却发不出声,只能遵从本能,让无法压抑的泪水流出,更加用力的抓住身上的人。

白色的窗帘被风扬起,赤/裸的身体似乎已经合二为一紧密相连。
密布的汗珠在阳光下犹如钻石般璀璨。




下午,副官回来了。

八爷知道启文两人都在卧室,也不好意思直接进去,轻轻敲了下门,道了声佛爷,副官回来了,大致情况不是很乐观。

张启山正将睡熟的苏志文搂在怀里,来回抚摸苏志文光滑的背脊,默默的给予他安全感。

看到对方胸口自己不久前种下的爱痕,心情好的不得了,又怕自己起身惊动了苏志文,给他押了押被子就直接把八爷叫进来了。

八爷跟副官都进了屋,一见这暧昧场面,副官倒是淡定,八爷直接羞红了脸。

结果很简单,就是某位一直看张启山不爽的陆姓人士,为了一己私欲,甚至不惜跟日本人合作,给张大佛爷制造点小辫子。

到时事情闹大很有可能就不只是私人恩怨那么简单。

张启山听着,拳头是越握越紧"他们下一次交易是什么时候,知道吗?"
"就在今晚。"
"好!那我们准备一下。"
"佛爷…"八爷有些踌躇"我觉得不妥,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贸然前去怕是有诈。"

张启山终是压不住自己的怒火,愤愤道"难道让我眼看着百姓被毒害,什么都不做吗!?" 苏志文终于被他这一声动静吓醒了。

"唔…怎么了?"醉酒后的头疼似乎发作了,苏志文一手摁着太阳穴一手把自己撑坐起来。
张启山见状赶紧拿起睡衣给他穿上,一边扣纽扣一边道歉,"本来我是怕我起来动静大把你吵醒,才叫他们直接进来说,结果还是把你闹醒了,抱歉。"
苏志文握着他的手笑着摇摇头。

又对站在一旁的俩人问到"可以跟我说一下大致状况吗?"



"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找个可靠人去,顺利拿回他们交易的单据就可以。"
八爷赞同的点头。

"那…不如我去吧…"
苏志文眨眨眼。
"不行!"

相识以来,张启山从未对苏志文说过一句重话,这忽然的一声呵斥,着实吓到了他。

"我不是本地人,没多少人认识我,我去,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安全。"

在场的人心知肚明,苏志文明面上跟佛爷可以说没什么联系,所以最是安全。

"…那我派一队兵在旁保护你。"
张启山皱着眉头,显然是不同意。

"启山…我是要去偷东西,不是抢东西。"
苏志文无奈。
"没有人保护你怎么行呢?会有危险的。"

熟悉的眼神,熟悉的语气,这才是他的张启山。

"只要能帮你的忙,这都算得了什么呢。"
苏志文一脸笑意,坚定的眼神带着炙热的温度直直射入张启心中。

"咳…佛爷"八爷在一旁捂着脸"既然如此,不如此事稍后再议,我先回去卜一卦…"
"哦,也好。"

张启山还在书房想对策,苏志文端了一碗面进屋,往桌上一搁
"先缓缓,吃饭吧,我给你下了碗长寿面,希望你以后的每天都能平安喜乐。"

本来一直皱着眉头的人,不受控制的就释放了自己的酒窝,笑着打趣道"啊,我发现每次一见你,我就情不自禁会笑"
又忍不住去牵对方的手,有时候张大佛爷也会纳闷,自己原来是一个这么粘人的男人吗?

"是吗?被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也是。"

两个人的手环又发出了悦耳的碰撞声。

张启山三口两口吃完面,把汤也喝个干净,咋咋嘴"志文手艺越来越好了,以后每年都能给我做长寿面吗?"
苏志文闻言,眼神却有些闪避。
张启山见到,也不点破,只将话题一转。

"往年我生日愿望都一样,今年想了个不一样的,不知道老天给不给我实现的机会。"
"为什么今年不一样了?"苏志文忍不住好奇。
"因为今年我遇见了一个不一样的人,他虽然安静如尘,却又让我挪不开眼,我可以体味到,跟他呆在同一个空间,即使无交流却十分愉悦。一见不到他,又让我牵肠挂肚,跟他在一起我的内心似乎也平静了。。"

苏志文低下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我把祖传的手镯一分为二,也是想他能时时想着我。虽无多言,我知他情意亦如我。
爱人性子腼腆,我却忍不住直言。"

"志文,我偌大的张府什么都不缺,就差一位张夫人。我知道这么说委屈了你,可我心中唯一的夫人只有你。"

"今日乃我寿辰,明年今日之前,你可愿下嫁与我?"

苏志文红着眼眶保住了他,鼻息之间,他听见了一声

『好。』




张启山趴在桌上悠悠醒来,下意识唤了声苏志文,却没人答应。
张启山马上清醒过来,看了眼桌上的西洋钟,旁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放心两字。

"副官!管家!"
两人闻声而来,发现之前还好好的主子,现在犹如吃了炸药。
"苏志文呢?"

"额…"管家的直觉告诉他,他家男夫人肯定不见了"苏少爷上楼之后,似乎…就没见到了…"
张启山揉了揉眉头,又问"今晚交易是几点?"
"大概还有一盏茶的功夫,佛爷,苏少爷他…"

"我现在马上带人过去。"

"佛爷,要不要我去通知八爷他们?"

"不!"张启山眼神一暗"你带人去把姓陆给我解决了。"
副官感觉自己打了个寒颤"佛爷的意思是?"
张启山已经带好了装备,将枪别在腰上"看来我真的被志文影响了,回来一定好好罚他。"
副官有些纳闷。
"杀。"

张启山一睁眼见不到苏志文就明白了,为何之前两人交谈时他眼神闪躲。

还知道给我下药了?
等我把你带回来,也天天给你下药!

都怪你非要给我说什么温和派,敢伤害我老婆!死一万次都不够!狗屁阴谋!

志文,等我。


苏志文偷到单据,却还是被发现遂被追杀。
手臂上有几处刀伤,白色的衬衫遍布血迹。

就最后关键之际,一声枪鸣响起,面前的人直直躺下。
苏志文这才暗暗松一口气,而后又被人从身后搂住。
"不是说了恐防有诈吗?"

张启山脱了外套披在他身上"不管,因为我是来拿东西的"

苏志文闻言将手中攥着的单据交到他面前,可张启山只是转手将其给了身边的人。

"我是来拿我放着的心。"

只见苏志文浅浅一笑,然后扬起手就甩了张启山一个耳光!

何瀚惊坐而起,被打耳光的疼痛让他下意识捂着脸。

眼神随便扫视了一下,自己正光溜溜的坐在床上,身边同样是光溜溜,但布满吻痕的『苏志文』。
『苏志文』气鼓鼓的,眼圈都红了,一副快哭的样子。

似乎过了半分钟,何瀚才反应过来。
自己的亲亲弟弟出差办公两个月,今天才回来,自然忍不住亲昵一番,只不过现在这个场面,似乎…

"小,小慕。"
何瀚看着炸毛的何慕,忍不住想去伸手顺毛,结果被无情的打开了。
"我问你!志文是谁!!"
"呃…"
英明神武,说一不二的大何总,此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说话呀!何瀚!你哑啦!刚刚不是一直在叫志文志文的吗!?"
"这一切都是爱…"
话还没说完,就被弟弟一脚踹下了床。
"你还说什么从小就喜欢我!果然都是骗我的!我才走了多久你就变心了!我把你当哥哥,你只想睡我!呜呜"
越说越委屈,越想越可怜。

此时在床下的大何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完下半句话。

"爱奇艺的锅……"




以上!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