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啃鸡得慢

(๑•͈ᴗ•͈)❀

不可说 4

我觉得自己这个坑很难填啊(*/ω\*)
为了速战速决,争取三章之内完结它😂 希
望不要打脸!
最近都在看慕瀚文😳

本章不虐!!!!

距离上次酒店夜会的事已经过了三个月,兰生越来越后悔了。

三个月前,他用自己的哥哥跟高雯做了交易。

这三个月里,他哥跟他说过的话不超过三百句。

他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怎么了,忽然间就非常忙碌,天天半夜才回家,甚至有的时候直接不回家。

以前他回到家虽然也是一个人,但是哥哥会主动跟他联系,现在往往是他做好了饭菜,吃一半,倒一半。 打电话过去也都是,很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不用等我。

难道大哥知道了交易的事?
不会的,不然高雯不会不出声。
莫非…… 哥哥真的喜欢她了…
不可能的!哥哥不可能会喜欢她。

或者说哥哥不会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喜欢任何人。

当初兰生会答应高雯的提议,很重要的原因在于, 他了解陵越。

他知道陵越不会喜欢高雯这样的女孩儿,所以他去教高雯伪装,他知道陵越内心的渴求。

包括他夸口高雯跟陵越的婚事,也是因为他知道要如何说服陵越。

他了解陵越,但更想掌控陵越。

他开始害怕了,害怕不知道陵越的动态,不知道他的想法。
害怕陵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人。

忽然间他想起了死去的父母,看了看周围,偌大的房子,却只有他一个人。

内心忽然升腾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恐惧到四肢无力。

他蜷缩在地板上,眼神空洞。

嘴里断断续续的念叨着
"爸爸……妈妈……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哥哥……我好怕…"

***     ***

兰生在厨房准备晚餐,他今天心情很好,一边洗菜还一边哼歌,炉灶上还炖着鸡汤,一会儿还要做鸡汤面。 生活不能太被动了,乐子是自己找的,自己总不能放弃自己吧。

他抬头看了看钟,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今天约了晴雪和她男朋友屠苏还有孙月言一起来他家聚餐,孙月言是晴雪的好姐妹,叫她来也是晴雪提的。

月言妹子跟兰生他们也一起玩过,本着人多热闹兰生就一同邀请了她。

"叮咚~" 开门以后门口只有孙月言一个人,兰生的直觉告诉他。

他被晴雪套路了…

妹子见了他,也是大方得体,笑眯眯的说着客套话。
两人本着来都来了,饭都做了,总不能浪费了吧?的耿直思想,在厨房开始了厨艺比拼。

忙的头晕脑胀的陵越,今天终于有时间能早点回家陪弟弟。

高雯扮演着一个好女友的角色,给他的事业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于情于理他都有必要当一个尽责的男朋友,于是他的生活基本就分成了工作与『恋爱』两个部分。

虽然辛苦,但他知道为了能达成目的,这些付出都是必须的。

可是, 他真的很想兰生了。

他想念每天回家和兰生一起安静的吃饭。

也想念兰生为了逗自己开心而讲笑话时可爱的表情。

这几天与兰生疏远的同时,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如果按照这个轨迹走下去,大家是不是就得到了完美结局呢?
自己以前任性的举动是不是错了呢?也许回头还来得及?
自己成家生子,然后照顾兰生到找到爱人,各自开始独立的生活,到逢年过节大家聚在一起。 从此两兄弟跟所有兄弟一样,亲密又疏离。
这样是不是最好呢?
陵越刻意忽略内心的不适,幻想着这样的画面,他无奈的笑了。

其实很多自以为存在的东西是可以不存在的。

不可说的事,不说便不是事了。

钥匙开锁的声音并不大,更别说两个人正在厨房有说有笑。

给自己做了半天心里疏导的陵越,一进门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弟弟没有出来迎接自己?
常年的特殊职业练就了他敏锐的感官,一种不好的感觉溢满心头。

果然,他寻着声音走到厨房,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弟弟怀里窝着个陌生女人,弟弟的头侧在女人耳边,手握着女人的手,专心致志的教人家切面。

陵越瞬间就变了脸。 这样的表情兰生没见过,但是陵端知道,老大要杀人之前,都是这样的表情。

"兰生?我回来了。"
月言听到陌生男性温柔的声线,才惊觉门口站了个人。 男人很英俊,是一种成熟的帅气,笑起来的两个酒窝又添了几分可爱。

月言才想到,这位可能就是兰生的哥哥,赶紧把手从兰生手里缩回来。

兰生似乎不以为意,给月言让了位置。 淡淡的答了句 "哦。" 看到旁边月言一脸不知所措,才开口介绍"这是我哥陵越,这是我朋友,孙月言,我们是同班同学。"

"你…你好。"
不知道为什么,月言看到笑的一脸无害的陵越却感觉很害怕。

陵越快速的打量了一边两人,才礼貌的开口 "你好,孙小姐。"

****     ****

陵越一边脱下外套,解开领带,一边看着弟弟和这位『不知名』女人将晚餐摆上桌,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吃饭的时候三个人各怀心事,不约而同的都保持着沉默。
"孙小姐。" 最先打破沉默果然是陵越。

他保持着最公式化的微笑,拿捏恰到的语调,温和却疏远。

"今天你来做客还麻烦你煮饭,真是不好意思。" 兰生一边专心往嘴里扒饭,一边竖起耳朵。

"我平时工作也挺忙,兰生在学校里面还是多亏了你们这些朋友的照顾。"
兰生悄悄翘起了嘴角。

"对啊!月言,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不过你也不要太拘谨了,当自己家就好"
还很热情的又是夹菜又是倒水。

就在两人才将迷之尴尬的气氛稍稍缓和,陵越又开口了 "不知道孙小姐下个月底有没有时间呢?"
对面玩着夹菜游戏的小朋友们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是这样的,冒昧了,因为我看到你跟兰生好像很要好的样子,就想着… 下个月月底,我结婚。有空的话,一起过来玩吧。"

兰生的筷子掉在盘子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什…什么?结婚?"

兰生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带着吃惊还有一丝丝隐藏不住的委屈。被陵越硬生生无视了。

"对啊,你哥我也不小了吧,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啊…啊…没有,我只是有点…有点还没缓过神。诶嘿,没想到你这种老妈子还有人要啊,哈哈哈。"

月言看着眼里,总觉得兰生好像根本一点都不开心。

她看着兰生,她想不出为什么哥哥结婚,弟弟听了连拿筷子的手都会发抖。

"兰生。"
她大着胆子握住了兰生的手。

"孙小姐,为了安全着想,吃完饭你就早点回家吧,过会儿怕是要下雨了,就更不方便了。"
陵越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不去看对面的人。

"对啊月言,到时你也来吧,就给我当个伴儿好不好?"
这一刻月言仿佛明白了,为何兰生刚才那么失态。
"好…"
原来兰生是一个这么害怕孤独的人。

****   ****

"月言,今天真的很谢谢你来玩。"
因为兰生说他们这边住户很少,怕月言一个人出来会害怕所以执意要来送她。
可是一路上兰生一直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

"那个……以前我见过的兰生一直都是乐观又有活力,总是很有趣的样子…所以…"
"嗯?"
兰生似乎才反应过来月言在跟他说话。
月言停住了脚步,踌躇了一会说道
"其实…今天的事是我拜托晴雪的,我…我喜"
"月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兰生的双眼饱含柔情,温热的手掌在女孩发顶抚摸。
这一切都让月言觉得,她以前认识的是一个假方兰生。

"月言,你先别紧张,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你觉得你真的认识我了吗?"
孙月言一下子就红了眼睛"对不起…"

兰生忍不住轻轻摸了摸她的眼睑,宛如在擦拭少女还未留下的泪水。
"月言,我很喜欢你。你不知道,其实你的出现给我帮了很大的忙。所以有些话我不让你说,你现在说了只会给你自己带来伤害。"
"你可以多了解我一点,然后再做决定。"

这样成熟的兰生,既让人觉得陌生却又吸引着他人。

"兰生…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诶?嗯…"
"那,你有没有告诉她呢?"
"没有。他现在和别人在一起。"
兰生侧过脸掩饰着什么。
"为什么?这样兰生自己太痛苦了。"

"月言,你这么为我着想我好开心的,但是我对他的感情,并不像你对我那么单纯。
我们就像在玩一个互相推搡的游戏,如果隔着中间的木板,我们永远都在安全圈里,拿开了隔板,我就有可能出局。
我不能告诉他我的想法,我害怕他会离开我,所以我宁愿看着他和别人在一起,只要他不离开我,只要他开心。什么都可以。"

月言怔怔的看着他"兰生,我觉得你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其他人了。"

"是吗?哈哈你不会觉得我的想法很变态吗?"
"是有一点点啦…那,我们还能继续当朋友吗?"
"当然啦。"

送走了孙月言,兰生才放松了自己绷着的情绪。
犹犹豫豫的往回走,庆幸的是,到家了才开始下雨。

陵越坐在沙发上,看起来是已经洗过澡了。
"回来了?淋到雨了吗?"

面对这样温柔的陵越,兰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仿佛还跟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是半个小时前,这个人才说了,自己要结婚了。
结婚……

就像这样,大家慢慢疏远就好…
明明进门前已经做好打算的。

"没…"
一开口,却差点哭出来。
身体和心都不受控制,忍不住向他靠近。

那,坐在旁边就好,不能再多了。

陵越执起他的手捂在手心,"外面开始降温了吧,你手有点凉了。"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询问,
这就是他吸了二十多年的毒。

"怎么…今天怎么回来了?"
抽出手,侧过脸,忍住不去看他。
"生气了?最近真的很忙,希望你能体谅我。"
"忙着谈恋爱?"

这是兰生第一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陵越知道,兰生真的生气了。
"兰生你别这样,你也长大了,不要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就耍孩子脾气。"

其实,还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兰生的眼神更加黯淡。

"对不起… 真的要结婚了吗?"
"嗯…一开始我就是以结婚为目的跟她在一起的,所以对你来说可能是有点难以接受,我理解。过两天我叫小雯抽出时间来家里一起吃个饭,你们熟悉一下。"
兰生不知道现在的感觉是不是就是网上说的心口插刀。

"我知道了…"
兰生紧紧的扣住了陵越的手,他似乎已经记不清上次这样十指相扣是什么时候。
"婚礼的事我来安排吧…"
"兰生…"
陵越担心的看着异常的兰生

这样的眼神,也许以后都不在属于我一个人了…

"就这样说定了,你快去休息吧,最近很辛苦吧?"
"兰生。"
"好啦!"兰生拉起陵越,把他往他的房间推。
"快睡吧!事情交给我,你放心!包你开心!晚安啦!"
还没给陵越答应的机会,就一把关上了门。

闭上眼,稳定了情绪,兰生叹了口气。
陵越,我只要你不离开我,
我只要你开心。

————tbc————

这一次我是超长发挥啊!
感觉自己根本写不出想要的感觉啊!!
希望自己能把坑填完!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