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啃鸡得慢

(๑•͈ᴗ•͈)❀

不可说3

请观众老爷们多留言🙏
多留言🙏

反正我觉得上一章已经开始三观不正了,你们绝得呢? 继续无三观!
无三观!
本章有哥哥姐姐船戏【并不

虽然是高雯提的,但到底还是陵越定的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吩咐下去的时候,陵端一脸贱兮兮的笑容,看的陵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干嘛这样看着我?"

"没想到啊~老大你终于开窍了!" 陵越觉得陵端笑的比刚才更贱了,贱到他快忍不住想给他一耳光。

这边一脸你懂得的陵端干脆一把勾住陵越的脖子,"说句实话,这些年老大你身边除了你弟,连个母蚊子都没有,兄弟们还在怀疑您是不是…嘿嘿!现在我明白了!"

不知道是不是陵越的错觉,他似乎从陵端这段白痴的话中听出了欣慰之情…

"……所以,你明白什么了?这种事男方去做不是很正常吗?"

更何况我还有求于人家呢!我的兄弟…

"记得挑几个人在暗处盯着。"

万一雷岩的人出来干什么幺蛾子就不好了。

"好的好的!明白!一定让兄弟们小心,不打扰你们。"

啧啧啧,约个会这么大阵仗,老大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陵越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干脆挥挥手让他赶紧消失。

杂七杂八的事情忙了一通,出发的时候已经接近约定时间,等到了前台一问,对方果然早就来了,陵越有些懊恼,不晓得等会儿对方要拿这事怎么挤兑自己。

在等待电梯上楼的过程中,陵越给兰生打了个电话,不过对方没接通,打到家里也没人,估摸着是跟同学出去玩了,不过… 自己第一次联系不到兰生…

陵越内心甚至有点失落,也不是说对弟弟的控制欲到这种地步,只是忽然间好想兰生的撒娇。
小狗一样可怜的眼神,
委屈巴巴的撅起嘴,
抓着自己手臂摇来摇去的动作,
兰生……

站在门口的陵越还有那么一丝丝小紧张,后又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人家还能吃了自己不成,耸耸肩松了衬衫最上面那颗纽扣,敲了敲门。 陵越记忆中的高雯,除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狼狈,其他几次都是妆容明艳,言行举止带着领头人该有的稳重与杀气。

就是这些概念,开门的一刹那让陵越有些吃惊。

高雯似乎是躲在门后面,露出半个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见到陵越一开始有些紧张,而后满眼的喜悦,笑的眼睛都弯弯的眯起来,后才有点手忙脚乱的让陵越进屋。

就这么几秒钟,陵越已经不自觉的放下了防备心理。

进去了才发现高雯只是穿着浴袍,似乎刚刚洗过澡。
虽然来之前已经有心理建设,说孤男寡女来到这种地方吃饭,你仿佛在逗我?

"……你…?"
虽然内心在吐槽,但陵越还是维持着自己该有的风度。

高雯随便拉吧了下浴袍,一脸懊悔加委屈,眼神闪烁小嘴嘟嘟"我也不想这样跟你见面的!可是…我衣服弄脏了,让你见到我穿个脏衣服,那不是更没形象了!"
说罢还指了指挂在一旁的湿衣服,酒红色的连衣裙上似乎还有点污渍没洗干净?

"怎么会弄脏了?"
人类都有八卦心理。

高雯捂着肚子对他尴尬的笑了笑"嘿嘿…肚子饿了,但是不小心把牛排打翻了。"
陵越忍不住笑了,真是很可爱啊…
"那我们边吃边聊,反正我也饿了。"
"好呀好呀!"兴奋的如同小狗见到骨头的眼神让陵越的心又软了几分。

屋子里播放着女声轻柔浪漫的歌曲,落地窗旁点了一些香薰蜡烛,散发着所有似无的香味。
两个人在这样的气氛下吃着烛光晚餐。
陵越早就脱去了束缚的西装,放松的程度让高雯觉得,两个人似乎就像一对夫妻…

"呵~我记得你以前挺能喝的,怎么有些日子不见酒量还变小了?"陵越笑着打趣。
"嗯?"
"你脸红了"指了指对方的脸颊。
"啊!没…没什么"姑娘这才反应过来,看人家看呆了。

"你找人查我?"陵越放下刀叉优雅的擦了擦嘴。
"啊?"
"不然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这首歌,最喜欢这个味道?"
"我…"高雯有些尴尬的低下头,"我只是喜欢你…想在你面前表现好一点…"
看到对方害羞又别扭的样子,陵越笑的更深。
"你这样一点都不像一个大姐头的样子哦~"
高雯有些不开心的撅着嘴"打破你的幻想了吗?是不是很失望?"
"当然不是…"陵越一把搂过高雯的腰,把她抱在怀里,两人的鼻息交错在一起,陵越深情的眼神让高雯觉得自己似乎像是在做梦。
"那你有没有查到…我心里的那个人…是谁?小雯妹妹…"
高雯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太快,太用力了,用力到陵越马上就听见了。
一个深呼吸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

后面的话已经暂停在陵越的嘴里,他轻轻的拉开了浴袍前的蝴蝶结。
灯光将人影映在窗帘上,他们上下律动,合二为一…

半夜三点,高雯轻轻从床上起来,带着一身情事后的慵懒暧昧,披着那件浴袍拿了包悄悄出了门。

来到负一楼通宵营业的酒吧,娴熟的从包里拿出香烟,她似乎忍耐了很久,第一口烟就抽了三分之一,表情犹如久旱逢甘霖般爽快。
第一根很快就抽完了,等她抽到第三根才挥挥手赶开缭绕的烟雾,开始左右张望,寻找着自己的目标,然后他走到吧台边,坐在一位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旁边。

男人很奇怪,明明穿着正式款的衬衫,却把袖子都卷到手肘。明明在酒吧,面前却是一只装着香槟的高脚杯。

他手里握着手机,似乎是在看照片。似乎是一张合照,高雯有些好奇,伸手就要去拿"你在看什么?"
"啪。"对方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她的手,并把手机放进了口袋。

他优雅的拿起高脚杯,透过灯光摇曳着杯中金色的液体,然后慢慢喝了一口,看上去就像品红酒一般。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高雯撇撇嘴"好吧,我来是要这你今天帮我准备的一切,至于你泼我衣服这件事,就不计较了。"
"哈?…"对方似乎有点吃惊"你那件衣服让人看了很难有什么想法啊!大姐你的衣品很差诶。"

"无所谓,我现在心情好,不跟你计较,答应事成给你一百万,现在开支票给你?"说着就从包里拿出支票本,刚要写字就被对方阻止了。

"怎么?又不要了?"

"我要加价,三百万。"

"三百万?呵…"高雯又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兰生少爷,你以为我是开救济堂的么?"

兰生喝完了面前的香槟,对高雯笑的痞气"我的雯姐姐,三百万换我叫你一声大嫂,你觉得不值吗?"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兰生拿起高雯的签字笔在手里转着花"你不是很喜欢我哥吗?我能让他跟你上/床,也有能耐帮你拿名分。"

"你怎么知道我就想要你哥了?你又怎么知道他不会自己来娶我?"
话是这么问,高雯还是夺回签字笔,开了支票。

兰生拿了支票,放在面前开心的亲了亲,然后小心收好。

他站起身走近高雯,褐色的瞳孔盯着她的眼睛"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想要什么,一定会想法设法得到,至于第二个问题嘛…"

兰生忽然抓住高雯的后脑,给了她一个湿吻。

"你干什么!?"高雯马上推开了兰生,扬起手就要打。却被兰生反扣住手腕"别动气。我只是想告诉你,上/床跟接吻一样,没有感情,并不能代表什么。而且…"
他把嘴唇靠近高雯的耳边,声音好似细说爱语般温柔"没有我教你的伪装,我哥……根本不会动你!"

高雯似乎被戳中了死穴,有些恼怒道"受教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兰生少爷日子过得好好的,想起了这样的主意,找我要钱?"
兰生似乎不想在跟她,谈下去,扔下一句"我可不想被他这个老妈子管一辈子"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停下身对高雯说"哦!我劝你别抽烟了,吸烟短寿哦~"

兰生回到车上,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虽然天还没亮,但对方很快就接通了。
"小兰?怎么样?"
兰生愣了几秒才开口"少恭,钱已经拿到,可以为动手做准备了…"
"知道了…辛苦小兰,怎么了?你哭了?"
兰生伸手摸了摸,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没事,先挂了。"

——tbc

我觉得自己根本写不出自己的脑洞啊!!
越越就这样被兰兰卖了换钱😄

评论(1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