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啃鸡得慢

(๑•͈ᴗ•͈)❀

不可说

本文三观崩坏!!
本文三观崩坏!!
本文三观崩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ω\*)

天空中积压着厚厚的乌云,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气氛远比其本身刚让人害怕。

陵越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清爽的偏分短发,剪裁完美的黑色西装,让他看起来像个事业有成的企业精英男,当然,如果不是散开的衬衫扣里露出了与现在气质完全不符的纹身的话。

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迅速的靠近,"碰"的一声陵端推开了房门,“大哥!事情查清楚了。”

他额头有一层薄薄的汗珠,嘴里喘着粗气,眼神闪闪烁烁,完全是副六神无主的样子。明明跟平常也没区别,可陵越此时见了就觉得哪里都不顺眼。

有些不悦的拉开老板椅坐下,一只手揉着眉心"关门…"
"哦哦哦!"对方连关个门看起来都手忙脚乱。

"你也算二把手了,怎么还这么慌慌张张的,大惊小怪的毛病是不是这辈子都改不了了?看看人家肇临,也不多学学!"
"是是是!"对方看他面露不悦急忙应承"不过这次真出大事了!上次你让我去查场子被扫的事,结果真的是青玉坛的人去报信,现在他们为了打压我们,都不惜拉拢条子了!这可怎么办?!"
陵越皱起眉头"高雯呢?她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对方闻言,有些尴尬的开口"额…还没有,你也知道她这两年把底都洗的差不多了,应该不会笨到回来搅浑水。"

"雷岩现在狗急跳墙,我们也不能太坐以待毙。"陵越的指尖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
"那不然…我去联系一下雯姐,到时候随意透露一点我们这边的想法,以她跟老大的交情,绝对会帮咱们的,有了她手里的人脉网,我们也可以早点摆脱黑社会这个名头,堂堂正正的做个商人不是?"

陵端的话虽然太不过大脑,但是有两点他抓住了。
一,是陵越过去跟高雯的交情。

那时两人都还是社团里的新人,还是个不起眼小角色的陵越无意间救了高雯一命,两人就这样认识了。
英雄救美,哪个小姑娘能不心动?
陵越也不好当面拂了别人的面,只好推脱自己还有年幼的弟弟,而且认为这种事要等到自己事业有成才有资格考虑。
客气话听到别人耳朵里,那解读的方式可就多了。

这种既有责任感又不失野心的男人谁不心动?尤其他还长的挺帅。
这位高小姐也不是泛泛之辈。
好!你这男人本姑娘要定了!而且我还不依附你,非自己闯出点名堂,做个跟你平起平坐的女人!
当时的陵越对这番豪言壮语只是无奈的笑笑,谁知那不起眼的小姑娘还真能翻起波浪,时至今日,能在这座城市划出一片势力范围。
陵越承认这是他没想到的,更没有想到的是,以为当初只是小姑娘一时冲动的感情,居然坚持到现在。

当初刚坐稳天墉第一把交椅的位子,成了三大帮派之一的龙头老大,陵越免不了要参加所谓的『社交』活动,无意间遇到她,才发现原来大家都已经不是当初的小角色,雯姐的名号在道上也是响当当。

只不过有一点没有变。

女人在见到心上人时,眼神中透露出无法掩饰的那种渴望与爱意,这让陵越知道,自己有了一张救命的王牌。
这张牌怎么打?什么时候打?都有讲究。

至于这没说错的第二点就更重要了。
当初为了能让弟弟顺利念书,失去父母的陵越辍学去赚钱,现在弟弟马上要大学毕业,本来就计划将他送出国留学,这个时候生意能转上台面更是万利而无一害。

自己手上沾了多少血,取了多少人命根本不是重点,弟弟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

"哥~~"门外软糯糯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对面的陵端偷偷翻了个白眼,他分明看到自家老大暴雨转晴的脸。

陵越亲自起身去开门,门一开,怀里就扑进个人,仿佛不受大脑控制,身体和表情已经做出反应,笑的一脸宠溺的抱着身型跟自己差不多的男孩。
"兰生你怎么跑来了?"习惯性的摸摸男孩栗色的头发,并不是一贯干爽的触感,再往下看,陵越的愤怒值直接爆表了。
"胡闹!就算没带伞也不能淋雨过来啊!"

此时这位名叫兰生的少年染着朝气的栗色头发,有些气呼呼的瞪着大大的眼睛,但是眼神太过清澈根本没什么杀气,再加上撅起的猫唇,白皙的皮肤,如同一只被人惯养的猫咪。

猫咪两只爪子揪着自己干爽的白色衣摆,明明有些害怕还故作镇定,特意耸了耸背后的双肩包给自己壮声势。
"你答应过我不骂我的!而且是你失约我才来找你!所以说到底,还是你害我淋雨!"
为了配合自己的语气还特意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大哥,来表示对其失约的指责。
陵越才想起今天本来答应弟弟去学校接他,但是因为青玉坛的问题耽误了。
"对不起兰生,我不是故意失约的…"
哥哥诚恳的态度反倒让无理取闹的弟弟不好意思,"也没什么,我也没放在心上,肯定是某些人太笨了,你才会越来越忙~"
此时下线很久的在场第三者终于有张嘴的机会"诶?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对方给的回复是一个夸张的鬼脸。
又转身对着自家哥哥笑眯眯道"今天晴雪给了我一包薯片,可好吃了!我吃了一半还有一半留给你的!"边说边开始在书包里翻腾。

弟弟跟自己是不一样的,他是单纯的、简单的。
每一次看到弟弟无害的笑脸,就仿佛温暖的阳光射入心房,他可以忘记自己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做过多少所谓的坏事。

自己守了这么多年,怎么可以功亏一篑?

陵越牵起弟弟的手,刻意忽略掉那一瞬间的电流,柔柔的道"兰生饿了的话,我们赶紧回家吃饭了,零食留着之后再吃。"温柔的目光让一旁的陵端怀疑此人是不是精神分裂。

"陵端!"陵越似乎有些无奈"约一下高雯,这两天我得跟她见个面。"

为了兰生,又有什么牌是不能打的呢?

        ……………tbc

啊啊啊!感觉我自己写了好多废话!不是自己想要的感觉(*/ω\*)下章争取写好点,还请姑娘们多担待(*/ω\*)
就是一个究极恋爱狂魔x???兄控的故事

评论(13)

热度(31)